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院文化

一枚法徽的重量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26日

新泰市人民法院 胡永生

  年前,我在长篇小说《基层法官》中描写了一位基层法院的院长高成山,记得他说过这么一句话:“把胸前的法徽取下来,放到手心上,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分量。但是,要把它高高地举起来,却是如此艰难,甚至付出汗水和鲜血的代价。”十年后的今天,《阳光下的法庭》在央视一套热播,东方省高院院长白雪梅率领的审判团队所经历的凶险与坚守、困顿与进取,又让我感觉到一枚法徽的重量。

  环境修复案开场,院长白雪梅亲自担任审判长坐堂审案。志成化工的韩志成有意与白雪梅的丈夫杨振华开展科研项目合作。白雪梅认为韩志成另有所图,要杨振华解除与韩志成的项目合作,否则面临审判回避问题。开始,杨振华认为白雪梅想多了,项目合作跟白雪梅没有关系。后来,杨振华发现了韩志成的图谋,便提出与韩志成解除合同,并急着取出五万元违约金交给韩志成。

  白雪梅的儿子和记者宁佳怡去凤凰山遭遇车祸,杨振华在医院的走廊里有一段台词,大意是说最近家里摊上了这么多事儿:一是白雪梅遭韩志成实名举报;二是儿子出车祸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三是自己辛勤劳动获得的专利涉嫌侵权被起诉。至此,电视剧应该达到了第一个高潮。剧情把白雪梅推上了一个绝境,就是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让观众期待白雪梅的意志、果敢和勇毅。

  电视剧在刻画人物上无疑是成功的,当有人怀疑法官穆国柱涉嫌违纪时,白雪梅表现出的那种谨慎与宽厚,真实地反映了人物的内心。她把穆国柱叫到办公室里,详细询问了当天王大利帮他垫付医药费一事的经过,她相信穆国柱,但还是叮嘱对方应该到纪检组说明一下情况,按照正常的组织流程去解决。还有,儿子遭遇车祸后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暖男式的杨振华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显得不知所措,甚至有点脆弱,而外表柔弱的白雪梅却是异常的镇定与坚强。她在医院里陪护儿子整整一宿,第二天照常正装上班,面对同事,依然是一副微笑的面容。从这样一组对立的光影中,我们对白雪梅的担心似乎是多余了。

  五年前,我应邀去《小镇大法官》剧组参与监制工作,在辛苦的拍摄现场体验到小镇大法官王德忠的法治追求,那就是把芝麻粒大小的形形色色的案子办好,让荷塘镇风平浪静,使生活在荷塘镇上的父老乡亲过上安心和谐幸福的生活。《阳光下的法庭》中的白雪梅处在司法改革的风口浪尖上,她一面去领导和管理一个法院,乃至一个省域的法院工作;另一方面,除了日常工作外,要经常去省里开会,审判大楼建设缺乏资金,她要找省长协调,老同志对信息化建设不理解,她要打通影响新思想的矛盾和壁垒。法官员额制改革牵动着每名法官的神经,更关乎人民法院的长远发展,她一边审阅方案,一边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特别是她担任审判长亲自去审理具有重大影响的关乎民生的环保案,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进程中,充当着一个践行者的角色。这个清水河环境责任纠纷案几度开庭,险象环生,原告代理律师鹿鸣与被告代理律师宁致远展开激烈辩论。最终白雪梅宣判:环境修复费2.11亿元由志成化工和泰杰公司连带承担。

  法官穆国柱具有相当的典型性。如果跟那些刚正不阿冲锋在前的执行法官们相比,他身上体现的是一种刚柔相推的力量。环保案开庭在即,他被袭击受伤;面对来自金钱的腐蚀,他三番五次去“还钱”,体现出一名法官基本的道德操守;面对复杂的案件审判,他坚持事实,坚守法律,观点鲜明;面对庄严的法徽,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深切的爱。同时,他更热爱生活,对患病的妻子关爱有加,不舍不弃;他忍辱负重,在同事面前很少言及家庭的不幸。然而,面对来自家庭生活的压力,他不得不提前离开了自己耕耘过的阳光法庭。当他整理两箱书卷准备离开多年的同事时,我多么希望设置一个他亲手摘下法徽的镜头,用心去掂量掂量这枚法徽的重量。

  穆国柱在法官员额制改革的节骨眼上选择离开,在个别人心里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他的初衷也是多留出一个员额,更好地推动这项改革。近来,法官流失被热炒,作为大法官的白雪梅比较谨慎地处理了这个问题,为法院人才流动提供了一个选择。面对法官员额制改革后出现的情绪波动,她办公桌上一直放着一份未能入额的人员名单。

  当年,编剧田水泉在《基层法官》序言中说:“这本《基层法官》,可以说是一副基层法院的生活全景图。”今天,《阳光下的法庭》更加真实地记录着法官们的工作、生活、斗争和追求,既让人对他们的景况有几丝忧虑和叹息,更让人对我们这个新时代的法治环境和改革进程有了更多的理解与憧憬。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望岳东路8号 电话:0538-6712368 邮编:27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