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院文化

暴雨中的调解书

来源:中国法院网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14日

  河南省濮阳县人民法院   马东丽

  路已不是路,早已变成了河,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浑浊,罕见的大暴雨来到了濮阳,此刻,警车依然在雨中飞速疾驰……“法官,下这么大的雨,您真的来我家了!”

  “雨这么大,你们老的老,小的小,骑电动车去法院太危险,只要能把你们的案件调解了,让你们及时得到赔偿款,再大的雨也阻挡不住我们的脚步!”

  三个月前,我承办一起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及受伤案件,被告人小许驾驶无号牌四轮拖拉机牵引私自改装超宽车斗与被害人小宁驾驶的车辆相撞,造成小宁、小强死亡,小民重伤二级、小交轻伤二级、小木轻微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我在与被告人小许、死者家属及伤者见面后,感到了极大的压力。死者小强、小宁均上有六七十岁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孩子,按法律规定,被告人小许对每家的赔偿数额都高达到几十万元,可被告人小许家中有八十岁的老母亲、八岁的女儿和多年瘫痪在床的妻子,早已是家徒四壁,负债累累。公安、检察机关因为被告人小许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养人而对其监视居住,且小许的肇事车辆没有投保,只能一人承担所有赔偿款。

  在接待小强、小宁的家属时,小宁年老的母亲痛哭失声:“法官,我这么大的年纪,儿子死了,以后我指望谁呢,我小孙子又指望谁呢,小许家再困难,他还活着,他有我们难吗?”被害人家属痛失家人悲痛欲绝,表示如果被告人不对他们的损失进行赔偿,则要求从重处理,收监执行,否则将赴省、赴京逐级上访,情绪激烈。被害人家属要求被告人对其损失进行赔偿系法定的权利,应予保护,而小许特殊的家庭情况又是现实的存在。虽然通过我不断的调解,伤者不再要求小许承担赔偿责任,但仅就死者家属的诉求,小许也根本承担不起。若调解不成,将小许收监执行,其年老的母亲、年幼的女儿、患病的妻子将无人照顾,无疑会成为社会的负担,而被害人家属也不会及时得到赔偿。

  分析整个案件,民事赔偿部分调解无疑是解决案件的重中之重。于是我又多次奔赴他们双方所在的乡政府、两个村村委,与乡干部、村干部沟通,请求他们一同参与调解,最终被告人小许及被害人小宁、小强家属都作出了让步,终于看到调解成功的希望,可小许的妻子却又脑出血复发住进了医院,刚刚凑到的几万元赔偿款支付了医疗费,调解又遇到了瓶颈。

  “法官,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东家借西家凑,能借的都借了,你判吧,我知道你真的尽力了,为了我的事你操碎了心,你就是让我住监狱,我也对你感激不尽。”小许满脸颓废的说。

  “小许,你不能这样想,我知道你很困难,但你想想,被害人家属老的老,小的小,他们不可怜吗,再说你住了监狱,你家人怎么办,她们可都指望着你啊,还是想尽办法,让你亲戚邻居都帮帮忙,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我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法官,小许说他家困难,难道我们不困难吗,我们的人就该白死吗?”被害人的家属也同样情绪激动。

  “大爷,大娘,你们不要着急,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你们做为被害人家属,我一定保护你们的权利,但你们和小许家离的不远,他的情况你们肯定比我更清楚,现在小许还是想积极地赔偿你们的损失,我也会多做工作……”

  这样的场景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无数次出现,我始终耐心地劝解着双方,努力地做着调解工作,一次、二次、三次……最终,双方就赔偿数额达成了一致,通知双方签调解协议的下午,暴雨如注,考虑到被害人家庭老的老、小的小,不方便来法院,于是我们便开着警车到他们家中让其签了调解协议。

  “法官,我知道你都是为我们考虑,我以前态度不好,你不要怪我,这辈子我都感谢你”,小宁的老母亲紧紧地拉着我的手。

  “法官,您处理我的案件真的是尽力尽力,您真的是我们人民的法官,我想给您送一面锦旗”,小许激动地说。

  “不要给我送锦旗,还是把做锦旗的钱去还借的债吧,只要以后你想起我,觉得我这个法官还不错,就行了!”

  车窗外暴雨依旧,前方的路模糊不清,我的心却像夏日的阳光一样明亮,做人民的法官,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望岳东路8号 电话:0538-6712368 邮编:271000